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Wilson | 15th Jun 2011, 3:30 AM | 塔羅牌 | (140 Reads)
解牌的五種途徑

作者:Healer
出處:喜樂電子報(喜樂的世界

(序)
    常聽到初學塔羅的朋友覺得塔羅解牌很難, 一堆牌義又多又雜, 然後看到牌的時候腦子裡一片空白,不知道從何解起。 這是學塔羅開始時容易碰到的困難。 而熟悉塔羅牌的老手也會發現一些瓶頸,就是因為自己習慣解牌的方式已經固定, 所以很難脫出原有的窠臼,造成某種遺漏或偏重,很難再進步。

    塔羅解牌要進入神而明之的境界, 其中一個重點就是「不落窠臼」。 有人為了避免這個現象, 就主張不要記牌義,偏重直覺和聯想,其實又落入另一個窠臼。 也容易造成解牌浮泛、穩定性不夠的現象, 在解牌上也容易因基礎不夠而導致日後進境有限 ; 同時這樣的方法在解大牌陣時,也會發生困難。

    有些朋友覺得研究學術會障礙直覺的發展,其實並不會。 其實直覺有直覺的途徑, 理性思惟有理性思惟的途徑, 並不一定會互相干擾, 會互相干擾的原因是我們的習慣性。

    我們一但習慣一條途徑,就容易產生依賴, 這樣的依賴就會限制我們利用其他途徑, 因為我們總是不願意離開熟悉的領域來思考或行動。所以只要我們不害怕嘗試新的途徑,這樣的問題就解決了, 所以這個問題在心態和見地,不在途徑。

    那如何解決這樣的問題呢? 第一步是打下深厚的學術基礎。 學術基礎深厚有什麼好處呢? 就拿籃球作比方吧! 如果基本動作不紮實,一開始就學一些花俏的技巧。開始的時候好像學技巧的人會比較強, 但是到後來會因為根基不深而無法進步。

    打學術底子時, 剛開始會讓你覺得有一種有力難施、懂很多但用不上力的感覺, 但是卻是你解牌的養料,你學得越多、了解得越透,你可供使用的內容就越多。 等到底子厚了, 再加上解牌途徑的練習,自然會水到渠成。 這部分就要靠多讀書 多思考和多解牌以增加經驗上下功夫。 這基本上是沒有花巧的,也是比較潛沉無法馬上表現的部分,所以比較辛苦。 但是要成為塔羅大家,卻是必備的工夫

    第二步是增加解牌的途徑, 就是我現在要介紹的五個途徑的目的。 我們要探索新的解牌途徑, 意味著我們解牌的角度、觀點與方式就會增加, 解牌的廣度和深度也會提高。這些途徑同時也能增加直覺力。

    這五個途徑分別為:靈視者、智者、觀察者、愚者、練金術師。 它和塔羅牌的大阿克那中的牌,又有巧妙的對應。 在下一次的電子報當中我們會一一介紹, 希望大家可以一起進入塔羅的世界玩玩。

 (一)

解牌的第一個途徑是「靈視者」

    上一期的電子報, 我們談到解牌的五個途徑的名稱 分別為靈視者、觀察者、煉金師、愚者、智者五種。 它們代表了我們五種看待或學習事情的五個角度或方式。 分別依次為看見影像、明察秋毫、整合連結、讚揚缺失、化繁為簡五種方式 來獲取牌面的意義。 其實也代表著我們在思考或解決問題的時候所採用的習慣方式。 我們通常會已經對某一兩種解牌的途徑非常熟悉了。 所以,很可能你會覺得某一種途徑的描述, 驚訝的發現, 所描述的就是自己常用來解牌的方法!

    首先談「靈視者」,採用的方式是「看到影像」。 什麼是看到影像? 就是當靈視者看到牌面時, 由於牌面的觸動, 他會在腦中出現一幅影像,然後說出他所看到的東西。 這個過程,好像是在編織某一個畫面, 經由牌面圖案的觸動, 開啟了某個開關, 然後依照牌義編織出一個畫面。

    打個比方說, 在關係排陣當中, 代表女方的牌面是女教皇,而代表男方的人是愚者,而代表兩人關係的是劍九。 在靈視者的眼中就編織出一個畫面: 一個嚴肅又敏感的女性正與一個玩世不恭的男人有所爭吵, 女性可能正在要求男性要符合某種規矩, 而男性卻覺得那是束縛,會失去自由。 同時男人自由而奔放的個性, 也讓女性感到無法掌握而沒有安全感。 兩人的落差極大,又不知如何調整,關係中充滿了痛苦。 然後靈視者就將這幅他所「看」到的景象講出來。

    有時候,靈視者會更快的出現影像。 在眼睛一接觸牌面時,腦中就閃電般閃過影像, 然後靈視者將所見的講出來。 通常這種突然閃現的畫面,精確度頗高。 不過像這種突然閃現的畫面比較接近通靈,跟解牌較無關係。

    塔羅對靈視者而言像是水晶球, 是讓他「看」到東西的工具或媒介。

    那我們如何使用靈視者的途徑呢? 靈視者的能力是「看見」, 所以在腦海中編織影像的能力就是這類途徑最重要的關鍵。 首先我們可以練習閉起眼睛回想, 「看」到我們的房間的擺設、燈光與其他的細節。 然後從熟悉實在的東西開始, 練習在腦中重現它的影像, 熟練了之後,再去想像比較不熟悉的東西。

    如果可能,可以練習將所有的塔羅牌影像, 一張張在腦裡重現,這會對於解牌有很大的幫助。 因為有時候我們看到某人或某個場景, 我們心中可能會跳出某張牌的影像。 這時候我們就會領會到牌和實際狀況的連結, 以及和牌義本身的關係。

    但是靈視者這個途徑, 有一個缺點, 所看見的畫面容易散亂而片段, 會缺乏一種整合有邏輯順序的理路。 因為這個途徑是比較空間向度的途徑, 缺乏時間向度的條理, 除非他發展「看到時間」的能力。 所以必須和其他的途徑合用, 才不會流於片段、失去整體性。

(二)

解牌的第五個途徑是「觀察者」

    塔羅玩家解牌容易發生一個問題,就是看到牌面的時候,馬上就在腦中搜尋牌義或過往的解牌經驗,這時候就容易失去觀察,忽略了牌面上的細節所提示的訊息。

    尤其是老玩家,更容易因為解牌的經驗多,看到牌面就直接反射出牌義,熟極而流的解牌。雖然準確度不錯,但是總差了那麼一點,感覺上就是無法正中紅心。原因就是我們如果只依賴過去的經驗解牌,缺乏了對當下現況的覺察,我們最多成為塔羅「匠」,而無法成為塔羅「師」。

    「觀察者」的途徑,有兩個重點,第一個是觀察細節,第二個是保持好奇。一個觀察者他是敞開而好奇的,他的眼睛和耳朵都是開放的,他對每一件事情都有興趣,包括最細微的細節都興味盎然。所以他常常能在最不起眼的細節上看到重要的徵兆。這在中國我們稱為「應機 」,所謂的「機」,常常在不起眼處閃閃發光。

    面對塔羅牌和受占者,我們也應該打開我們的感官。請記得,占卜不是只有牌面而已,還包含占卜者與受占者以及整個空間與時間背景的總合。細微的觀察牌面圖案細節,以及受占者的狀態,讀取當下時空所有的訊息,對應於牌面的象徵做出回應。如此在占卜的時候,我們就會發現,我們的話會正中紅心,深深的打進受占者的心中。同時,我們也會明瞭,我們應該說什麼,才會對受占者有所幫助。

    我們在解牌時如何運用觀察者的途徑呢?我們可以自問下面幾個問題提醒自己:在占卜時,我們是否有敞開心胸,像是第一次看到牌面一樣,觀察所有的圖案細節?牌的顏色、牌面的象徵,哪一個細節特別吸引你的注意?你是否感覺到對方的狀態、氣息甚至小動作,和牌面的哪一個象徵是「共鳴」的?在牌面上是否有某些細節是共通的? 然後用沒有成見的好奇,去觀察和感受牌面帶給你的感覺--這就是觀察者的途徑。

    觀察者常是有耐心而向後退一步的,他不會急著去做出結論,而是保持著一個距離,充滿興趣的觀察所有的細節。

    與觀察者途徑牴觸的心態就是急著想要表現或下結論,即所謂的「鐵口直斷」。這樣的心態會障礙我們心胸的開放,讓我們固於舊有的經驗無法再進步。

    而觀察者的途徑,讓我們再度擁有一個空間,能重新審視所解之牌是否有所遺漏。   觀察者途徑也有它的缺失,就是容易迷失在細節當中。當細節佔據了我們所有注意力的時候,我們就會見樹不見林,在細節中忘失整體。所以我們必須訓練自己發展另一個途徑,就是綜合歸納、化繁為簡的「智者」途徑。下一期,我們再詳細討論它。

(三)

解牌的第三個途徑是「智者」

    智者喜歡在複雜的事件當中,找到一條共通的軌則。 假如觀察者是點的發現,那智者喜歡把「點」連成「線」。 智者喜歡研究的方向有幾個:

    一個是共同的點(特徵、狀況),一個是共同的線(趨勢、軌道), 另一個是架構(整體的考量)。 吸引他們注意的是事物的共同面, 他們喜歡去異存同, 找出一個簡單而有效的道理。

    在塔羅的解牌上,智者的途徑是適合解牌陣的, 因為解牌陣的時候忌散亂、東解一個西解一個, 然後又互相矛盾,牛頭不對馬嘴。 智者會優先去觀察一個牌陣架構的「流向」、「位置」, 才考慮牌在這個流向和位置結構中呈現的意義。 然後在這個架構中,他又會特別注意牌面共通的部份, 並把這個共通的部分和架構再做一個統整和歸納, 最後找一個比較合乎邏輯的答案。

    舉個例吧,以透特牌為例, 在關係牌陣中, 代表男方的是劍之騎士,女方為劍九,關係為死神, 面臨的挑戰為杖五,結果為世界。

    智者會先看到牌陣的架構, 看到牌面我們大概可以猜到, 男方和女方在吵架, 而且男方得理不饒人(劍知騎士有集中和銳利之意), 女方很傷心(劍九上都滴著眼淚和血), 而挑戰是杖五(衝突)更顯示出彼此的衝突,吵架是從這三張牌的結構上我們可以綜合的出來。 同時男女都是劍, 所以可以歸納出爭吵的原因可能是觀念上的不合,而不是情感要求的落差。

    可是結果是世界,而關係是死神,感覺上很矛盾、難以理解。 其實,仔細觀察這兩張牌,他們有一個共通處: 都是結束和完成之意。 所以就從共同性的部份, 智者途徑的人可能就會做出下面的推測: 男女吵架吵的很兇,甚至吵到要鬧分手的地步,而且是觀念不合。 同時也推斷這份關係也有重修舊好的可能, 因為主要是觀念不合,不是情感的斷裂,同時死神和世界也有另一個共同的部份, 就是重生與連結。 所以又可以歸納出解決之道: 彼此的觀念上要做一些調整, 互相包容對方的看法,講話稍微做修飾,不要刺傷對方, 那這個關係就有重生的可能。

    從上面的例子裡,我們可以看出, 智者的途徑重視邏輯上的合理和牌面共通的部份, 並在共同的點上找出合理的軌道。 所以這個途徑在解牌陣的時候,是蠻適合使用的。

    但是智者的途徑有一個缺點, 就是太重視相同的部份,以至於過度簡化, 有時候會太過武斷和粗糙。 這條路和觀察者剛好是相對的, 觀察者的開放和重視細節可以互相補其不足。

    接下來我們要談「愚者」, 他的途徑有時是另闢新境, 給我們新的驚奇,讓我們的解牌有一些新的可能。 下期電子報我們再聊。

(四)

解牌的第四個途徑是「愚者」

    這個途徑感覺上比較不容易掌握, 因為這個途徑主要是讚揚缺點,從不可能當中看出可能,絕望中看出希望。 在大家覺得不該那樣想的地方,找出一條路子來,另闢一條蹊徑。

    愚者有一種特質,他喜歡反其道而行,專走別人不走的路。 但是他也不是為反對而反對, 而是他了解到,事物在發展到極限的時候,自然會向另一極移動。 所謂陰極生陽,明極生暗,循環往復。 愚者選擇的路常常是表面看似不可行,但其實是可行的。 別人看起來可能覺得這個人是傻瓜, 做一些愚不可及的事,其實日後才知他正確的。 先知常常被當成笨蛋、被眾人所恥笑的例子屢見不鮮。

    但是光是跟人家走相反或不一樣的路就是愚者的途徑嗎? 恐怕不是。 要能正確的使用愚者的途徑, 一定先得經過觀察者與治者兩條路徑的思索, 再翻過一番,從反方向來思考,往往會赫然發現解牌的新世界。 尤其我們發現, 牌面混亂矛盾到我們不知如何下手解牌時, 愚者的途徑常常可以為我找出一條路。

    或者我們在解牌感覺很順暢的時候, 有時候不妨也反過來想想看, 說不定可以看到新的、隱藏於合理之下的隱喻。

    塔、惡魔與死神常常被當作是不祥的牌, 從愚者的角度來看,它們是非常好的牌面。 塔與死神常暗示著毀壞和結束, 但是沒有結束哪會有開始?沒有毀壞哪會有新生? 只要我們能坦然面對, 重生就是接下來的道路。

    惡魔代表的是欲望與誘惑, 但何嘗不是提醒我們,要正視自己的欲望,用一個輕鬆的心情去看待它。 慾望並不是洪水猛獸, 當我們不接受自己的欲望, 把它扭曲成我們想要的樣子時才可怕。 能正視自己的慾望並且接受它所帶來的結果, 不逃避也不扭曲, 那麼慾望並不會帶來痛苦。 即使結束、慾望帶來痛苦, 只要我們如實的去面對和穿越,傷害必能減到最小。

    世界這張牌看來有完成、達成的意思, 其實完成不就代表結束? 花朵開到頂點就會凋謝;果子成熟就會掉落, 它同時也暗喻著結束。 所以它不一定是做好的解釋。 對相同的牌面, 從一個嶄新的不同的角度出發, 從另一面來看待牌義, 就是愚者途徑的精髓。

    所以,在解牌時, 如果能利用愚者的途徑, 可以在很不好的牌面上找到啟示:一種解決之道的提醒; 或者是在很好的牌面上,提示我們可能發生的弊端。

    就如杯一,它代表自我滿意的狀態, 但是有時卻會太過滿意而得意忘形, 所以出現時也不一定是好事呢!

    當然愚者之路不盡然是要相反著解牌, 有時我們覺得「這樣解不太可能吧?」的時候, 愚者正在那裡向我們招手呢! 多點勇氣「亂解」, 解時再加以歸納分析, 說不一定能看出新的門道說!

(五)

解牌的第五個途徑是「煉金師」

    煉金師這個途徑著重的地方在於事物的融合,煉金師像是化學家將不同的東西融合,產生出新的事物。他們的重點和喜好是將不同的東西排列組合,讓他產生新的意義。倘若愚者是隱含者顛覆、打破常規的原型,煉金師就比較像是創造,從既有的事物裡面尋求新的組合產生新的意義。

    煉金師的解牌方式,重心放在將牌放在一起看,去思索它們的組合會產生什麼新的意義?譬如命運之輪是比較容易練習這個途徑的牌,它本身的牌義是「超越個人意志的變化」,含有業力輪迴的觀念,牌義屬於比較中性的,所以比較難以解釋。此時最好和其他的牌面一起看,才能看出這個業力的影響是屬於哪一種影響,不過總體而言,都有[無法違抗]的意味在內。

    假設命運之輪和死神合看,有「破而後立、死而復生」的感覺,而且很可能是大環境所帶來的衝擊。如果這樣的組合是在問感情,那大概已經分手或快要分手了,而且受占者的心情是很無奈又痛苦的;如果是問工作,那他大概已經失去工作了,而且可能是被辭退的。如果和塔同時出現,比起死神,是較不利的,死神還隱含復活復生的味道;如果是塔,因為塔的牌義是崩壞,那可能會有較長的低潮期。

    但是如果是其他的組合可能就不那麼容易了。比如說魔術師和死神合看又是如何?你要怎麼去解?這個時候我們該如何去用練金師的途徑來解呢?我們可以先用靈視者的途徑,先在腦海裡重建出這兩張牌的圖像,並且將它們組合重疊在一起。想像自己將這兩張牌丟到一個爐子內,互相融合,最後會出現什麼?在每次的占卜中,可能出現的會有所不同,因為隨著受占者的情況,和當時的緣起,會有不同的結果。所以這個途徑,和靈感直覺會比較相關。

    當然我們也可以在占卜的練習中,隨著經驗,整理出某一種軌則,了解不同牌的組合會含著什麼新的意義。我們可以先從兩張牌的組合加以練習,慢慢擴大到三張以至於整個牌陣。

    通常要使用煉金師途徑的人,在牌義上、學術上要有一定程度的熟悉,然後將這些東西放入你的「煉金爐」,以敞開無成見的火焰將它們融合,說不定會迸出令人驚訝的啟示。